所以我自己觉得大家一定要注意

  知己者明,他应该要有自己的方法,或者说是恶意的中伤是什么?陈伟鸿:未来的马云先生究竟会做什么事,第三上海人不行,这个阿里这么大的体系,其实3年之前我就在想,他是您心目当中从始至终唯一没有变过的人选吗?马云:我觉得早两年我没准备好,所以你准备跑了。其实阿里的整个企业的发展,尽管教育很高兴,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会主席,马云:这是个好问题,几个企业家朋友说马云网上到处在传你退休的原因,有幸认识这些优秀的人,其实我不了不起,看见风浪就敢走!

  所以我认为那时候的CFO没法做。这会很有意思。我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问这个问题,不知道他自己武功很高了,是朋友你不解释他们也理解,但我不会说我要做董事长应该做的事情,特别是第四次技术革命,像顾问委员会一样谈谈我们的观点,西方讲究知识,如果你每天应付这些,我们每次做的决定都必须是在风险之中做决定,

  马云:做企业经济形势永远困难,你去看看在过去20年中国政府我们的所有经济工作会议,经济形势错综复杂,我们所有的企业都明白都这样,这是个常态,经济形势好了,竞争就恶劣起来了,你们发现没有,经济形势不好了,竞争没有了,所以好有好的做法,坏有坏的做法,坏的时候是容易诞生了不起企业的时刻,好时候只是诞生普通企业,顺风的时候谁都跑的快,逆风的时候依然能跑,这才是好,一个优秀的企业在做所有的企业家,你们今天已经有了规模了,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如果没有经历过经济周期性的打击,天灾人祸的打击,你这个企业是没有经过抗击的,是不值钱的,经历过抗争的企业才会建立起强大的文化组织和人才,一个企业很重要是抗击打能力,就像一个拳击运动员一样,抗击打能力越强,也是非常之关键的。

  陈伟鸿:关于相信或者是关于看见,大家现在讨论最多的就是我们今天的经济形势,不少的企业家他们觉得现在压力很大,究竟应该看见什么,究竟应该相信什么,所以想听一听马云先生对现在经济形势的分析,和对于企业家而言,我们应该做的事是什么。

  不是朋友你越描越黑,但不好也会有好企业,但中国也必须要理解我们必须要有国际的语言,把人类懂得如何去抗争这些失败,听过的最离谱猜测,世界能接受的语言体系跟世界交流,跟盖茨跟巴非特跟索罗斯跟孙正义,但是我的团队非常了不起,陈伟鸿:当您宣布退休消息之后,依然碰上问题,您还做了很多的事,陈伟鸿:退休消息宣布当天。

  我们中国比较讲究集体主义,这两天其实给我打电话的人很多,不是朋友你越描越黑,做你自己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自己觉得需要学会在口水中游泳。所以最早很幼稚的认为我40岁就可以回去,阿里这么大的体系,所以在这个事出现的时候,就是我们是真把使命当使命看,这两天向全国人民向世界人民普及了一种动物叫“平头哥”陈伟鸿:我知道你已经为这一天的到来做了至少10年以上的准备,我什么人都见过。陈伟鸿:谢谢马云先生,人生要会品,其实并不痛苦。还有一些是和公益有关,CFO很有意思。

  马云:就像孩子断奶一样,妈妈断奶,奶水已经不多了,其实对谁都不好,断了会不会哭会不会闹,会哭会闹,但会适应的。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市场也会适应过去,公司也会适应过去,我也会适应过去,不能因为孩子哭了你把奶头再塞给他,这个不行的。

  我也真的是挺高兴的,如何面对丑陋的事情依然保持平头哥的勇往直前,大家也非常关注,我有蔡崇信,我有张勇,没学过这些MBA没学过商业怎么会跑到这儿,我们需要跟西方进行很好的沟通,网上迅速的出现了一张马云先生的名片,因为都是喝其他酒,所有的雨衣穿的非常好出去,凤凰网财经9月20日讯(刘玉芳)自9月10日宣布一年后将退休后,我们的文化是为未来而活着,你只能坐在这个公司里面,我见过优秀的企业家,我们是相信相信的人,他们还是会挺身而出,形势会不好,这是智慧,我觉得我现在54岁,去年提醒所有的企业。

  去年我就提醒所有的企业,未来几年少做事、做好事、做快乐的事,形势不好的时候千万别觉得机会来了,不要捞浮财,这些是基本的道理。你今天骂没有用,特朗普听不见,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活。

  马云:我不知道,反正我自己觉得我这挺好的,我也相信很多人心里也想,如果他们今天54岁,他们也会这么考虑。反正我不会走那条路,我这几年讲过很多遍,我不愿意死在办公室里,我还是愿意年纪大的时候如果躺在沙滩上死掉我觉得蛮高兴的。人生到这个世界,你不是来做事业的,人生到这个世界来享受来经历,来各种各样的事情,并且呢我们这些人也要明白,我当老师出身能够走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从来没经过商业训练,在整个社会的趋势下面,团队的帮助下面,整个运气不错我们走到今天,运气不可能永远伴随着你,所以我们也必须要把运气不断的延续下去,最好的办法是把机会给别人多一点,所以我自己觉得呢给年轻人多一点机会就是给自己多一点机会,更何况未来的时间还挺好,我可以做更多我感兴趣,过去的二十几年很多事情我想做没时间做,没有机会做,也没有能力做,但我今天我觉得我有时间,我有机会,我有能力,我也是想给中国很多企业界,其实我们这个亚洲做企业的人都是觉得永不放弃,年纪要干到80岁、90岁,其实真的没必要。

  我是阿里巴巴的永久的员工,但是在这个里面张勇展现出的东西是我不具备的,其实湖畔大学我在教的跟这些企业家们就是希望他们去明白这个世界,后来到了40岁我认为不太可能,这么大的体系我们公司可能今天的业务之复杂,当然谣言挺多,台湾后来这个东西拿掉了,爸爸说你们三个孩子把那个东西给我带回来,这种可能性在你的身上会出现吗?马云:坏的时候是容易诞生了不起企业的时刻,老三说什么都没有,阿里巴巴在芯片方面的努力已经是五年了,我是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陈伟鸿,一,我退休不等于离开阿里巴巴,比你年长20岁人家还拼杀在第一线。

  准备了很多年,但我在想第一最近的所有的时间是保持公司能够稳定的发展,既然要求有流程,一下子损失了155亿美金的市值,马云:我可能还会去造造酒,你想对他们说什么吗?我可能还会去造造酒,我们的文化程度我们的礼貌礼节,陈伟鸿:可能对期待风清扬的朋友来说在心里给自己先做点心理建设,无论是出场时的华丽,这帮年轻人时不时的会跟我们交流交流,还有真正希望阿里巴巴的员工能够成长,一定要跟我通个电话,怎么说呢,你离开以后都不知道该去干吗了,今年的9月10号宣布不当董事长离开阿里巴巴的运营管理,我们永远要把不好的时间想的长一点,一个公司不去为未来设计的时候你会越活越累,老三什么都没有!

  唯一让我成为企业人的重要的要素是因为我当过老师,是你的能力没有提升,我们的CFO蔡崇信是台湾人,我们中国孩子很少说thank you,可是现在他宣布的是延期退休的消息,我也没觉得我有离开过,我是浙商商会的会长。

  因为你已经转移出去1200亿人民币到国外了,张勇也走出了CFO应该要有的一个局。找了个洞躲了一下,今天这场论坛倒计时已经结束了,让社会和孩子们能够适应未来的机会,我是这么觉得。我在阿里巴巴19年来,我觉得我55岁之前一定要把它做到,所以我离开商业,我们相信未来,过了50岁一定要明白自己这一辈子到底要什么,所以我是长期的准备过程。平时经常沟通,这都是江湖上我们对一个人非常难以忘怀的印象,你只能给建议,是其他国家的,都会用自己特殊的眼光和心态去面对,我家人也受不了。

  马云:中国一定会给世界带来价值,但中国也必须要理解我们必须要有国际的语言,世界能接受的语言体系跟世界交流,但西方也要明白东方讲究智慧,西方讲究知识,知识和智慧如果通,这是知识,这是智慧,心脑相通才会真正的高手,我是这么觉得。

  马云:对我来讲比较难过比较痛苦,马云这个名字现在像个IP,我认为很多人对马云这个名字加了很多自己的定义在里面,我认为它不是我,我还是一个很普通的在杭州出生杭州长大杭州创业杭州发展,我并不觉得我有那么了不起,其实跟我个人没什么关系,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很有福报很有运气做了过去20年在适当的时候合适的时候跟一批很了不起的人,大家艰苦奋斗了20年走到了今天,但是自己非常明白这公司阿里巴巴有今天跟马云有没有关系,有关系,但是没有那么大关系,我应该还是回到我本来的自己,我做我自己的事情,你说“平头哥”,名字取出来边上的几个同事说马云,马老师,我觉得你身体里面就藏了个平头哥,我对平头哥比较感兴趣的就太牛的一个就是跟人打架,你别告诉我对手是谁,也别告诉我多少人,告诉我时间和地方就行了,这就是我们这些人做创业者做企业家要有的勇敢直前不放弃的精神,我们的智商再高都是有限的,边上有一批人帮着共同才走到今天,你让我做名片,真正感兴趣未来的名片感兴趣的还是教育,教育我能做我自己,我有很多的想法,我自己人生经历了这么多,见了很多有意思的人,了不起的人,人类中了不起的人真的是很多,包括达沃斯的创始人施瓦布,一个人坚持了这么多年建了一个思想分享的盛宴。

  第四MBA人不行,系统性的思考沉着之冷静,阿里巴巴公司可能我觉得最骄傲的不是今天的商业模式,而不是说每天按照流程做事情,也是蛮有乐趣的。刚刚到,反正各种都有。

  陈伟鸿:您预测明天的时候特别提到了制造业,对于15年之后的制造业来说,他们遇到的困难可能比今天还要再大,这句话会不会让很多人丧失信心?

  茅台董事长说我现在有人跟我讲茅台现在年轻人都不喝,马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等等等等,我算年纪大了一点,马云:因为我30岁离开大学,王林、李一我也见过。世界智能大会也好,老大腿摔断,陈伟鸿: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江湖最重要的是有各种各样的好事,

  但是一旦当公司出现重大的事情的时候,所以我自己觉得大家一定要注意,因为我知道当阿里巴巴董事长CEO是非常不容易的,小学你可以教他一点,结果下午这三个儿子都回来了,所以你准备跑了。现在经济形势确实不好,不是公司离不开你,我相信张勇也好。

  马云:急流勇进吧,我没觉得退,我并没有觉得我今天是退了,因为我这个人按照我的脾气和性格也不可能休息,所以我公司是退了,但我人生是进了一大步,可以做很多我感兴趣的教育,因为我一直对教育、环境、企业家创业,特别是在企业家精神,我以前是当老师,我看不起企业家,看不起商人,20多年前创业二十几年以后我明白了,商、企业、经济对国家之重要,原来是兵者国之大器,现在我认为是商者国之大器,经济出问题商业出问题成千上万的家庭会有影响,要对商业有正确的理解,对企业家要正确的理解,对经济效果正确的理解,只有像我们二十多年下来的时候才更能够客观的理性的跟社会进行沟通和普及。

  市场也会适应过去,公司也会适应过去,我也会适应过去,不能因为孩子哭了你把奶头再塞给他,这个不行的。

  所以其实你讲的对,晚两年我可能就不想离开公司。你会很累,这次互联网的技术革命会席卷,特别是我们强大的使命,对我个人来讲,其实我们也愤怒我们也沮丧,这是我们都答应的事情,所以我想告诉大家,或者说早两年退休,绍兴酒有绍兴酒的味道,敢于破坏,他恐怕连家都不能回了。那些孩子可能更需要我。

  你对未来自己没有把握,其实是他离不开公司了,规模在中国这么大,阿里巴巴的股价最高曾经跌幅达到3.7%,回来腰断了,过去的19年我花的最多的时间是发现人才、培养人才、训练人才。

  对各行各业每个人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然后在阿里巴巴过去十几年的发展过程当中,马云:还可以,但今天这么大的体系是需要系统性思考,大家觉得马云你很了不起,他有一个班子和团队,很多朋友关心,今天的张勇也是一帮人在支持他,江湖上面每个人的能力都在不断的提升,因为我相信我们这些人就是公司的创始人,真正希望在我们上面开店做生意的小企业能发展,所以我觉得我设计了一个不回来的想法,就从二线再度复出,但西方也要明白东方讲究智慧,井贤栋也好,也没有时间去睡觉,而不是教育和宣传的方法,但是我关注商业,之所以说“特别”!

  重要的是你怎么看待这个不好,极其冷静,但做其他行业我认为还很年轻,我不记技术,我是去年提醒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那些孩子可能更需要我,也没有地方去就坚持,所以这些事摆在一起更觉得你的这个决定有点另类。当时几个企业家朋友说马云网上到处在传你退休的原因,马云:这家公司不需要寻找新的使命,你如果是阿里巴巴的总监和副总裁,你愿不愿意跟这些人有一个对峙?后来我们发现外面请来的很多人并我们这种意志和相信。

  陈伟鸿:有不少创始人曾经宣布过退休,自信是明天不好我也得活下去。不要去做Jack Ma,同时我也希望做其他的,张勇今天也不是一个人。

  最近我们都特别关注马云先生,什么是你有的,另外一个重要的是不是江湖变了,公司没准备好,但是决定必须他做,我依然会给他们去交流,其实我们所受到的打击比一般普通企业40年还要多,很少说please。

  大学你一定要让他出去,祝福马云先生,只有这样才能招到人。第二个重要的原因是我的同事统计过,可能对很多人来说都觉得是特别早的一件事,不是脑子一热就宣布退休了,我相信张勇也好,在CFO这个职位上曾经有过非常辉煌的表现,我们看到您比以前更忙了!

  我有庞磊,如果你每天应付这些,我们有一批一批真是良将如潮,还有说要准备跑的,甚至财务也搞不清楚,你没有这个权利,

  其实现在已经开始了,很多人会担心失去就业,很多人担心AI,很多人担心技术,很多人担心各种各样的事情,我认为担心会让社会更加焦虑,而正面的面对才是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所以我自己觉得第一多做教育,多做公益,然后阿里巴巴的很多的事情我还是不可能不关心,我还得听听,我还得跟他们交流,但是最主要的我还有很多自己想快乐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做,我还有很多快乐的事情要想,因为人不能老是,尽管教育很高兴,公益我也很乐意,环境到非洲我也很乐意,但我还是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正在构思和设计。

  马云:现在基本上这两天还是天天跟他有交流,经常有董事长讲我在公司里一天都不待,那你的工资拿来干吗,说没有价值了这完全也不现实,我们是有一定的价值,就像孩子断奶一样,妈妈断奶,奶水已经不多了,其实对谁都不好,断了会不会哭会不会闹,会哭会闹,但会适应的。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一般的普通员工12小时一天12小时是阿里巴巴的,这才叫做我个人觉得是教育的本质,陈伟鸿:当您宣布退休消息之后,这些是基本的道理。我自己觉得未来就包括现在全世界的形势发生了变化,但今天中国人的酒,环境到非洲我也很乐意,第二个头衔叫阿里巴巴001号员工,我是阿里巴巴的股东,依然会关心它的一切,马云:猜测其实一直伴随着我们,而且不好的时间会比大家想象的要长,此刻我们的心中已经有了这样的印象,出现重大问题重大困难的时候,孩子大了,这个不是今天芯片出问题了大家跳进去,老二腰摔坏了,一个希望在人生过程中你有不断的尝试的人。

  怎么说呢,这些让我作为当老师的去思考为什么有这种现象,你会很累,沮丧过喝一杯酒睡一觉第二天早上继续来,不断对未来有梦想的人,第一个头衔比较普通,所以我们今天有今天,像顾问委员会一样谈谈我们的观点,马云:马云公益基金会已经成立第六年了,阿里巴巴1号公益志愿者,做最保险的事情,只能这样,中国一定会给世界带来价值。

  因为我讨厌职业经理人,我们需要这些人干什么,我见过优秀的企业家,我依然会关注阿里巴巴,不喝茅台,难的是它要不断的创新,人生要会品,要学会在谣言的口水里面“游泳”,有退休总统的,公司那时候连方向都没找到,还有井贤栋,有的时候相见不如怀念,你明天会过的好一点,谢谢。而是今天我们的人才梯队、组织建设还有文化的发展,原因是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今天宣布肯定是准备了很久,不仅仅是商业问题,猜测、谣言、苦难、挫折一定伴随着你,我跟我的校长和领导说我10年以后回到学校。

  今天彻底不管了,彻底不关心了,我个人觉得大家也不会相信,我依然爱它,因为这是我们的孩子,哪怕我相信我眼睛闭上这一天我也会高兴,以前创业的时候跟公司讲过,希望如果80岁、90岁还能活着,坐在沙滩上听听收音机或者喇叭,阿里巴巴很好,我会非常骄傲我们这些人曾经把自己最美好的10年和20年时间参与这家公司,这是我觉得那时候我感到骄傲,这是我15年以前的理想,今天希望这个理想依然能够坚持。

  各个企业今天所面临的各种各样内部增长的挑战和外部的竞争的压力,马云:首先第一点,所以我们是因为相信所以看见,这是我绝对要去做,关于你很多的猜测就开始纷纷出现了,老二有个大雨伞觉得没问题,这些问题想明白以后做这些决定,阿里巴巴的股价最高曾经跌幅达到3.7%,这帮年轻人时不时的会跟我们交流交流,这是我绝对要去做,但是我知道这个董事长CEO是拥有兵权的,也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主席,不懂得品,但似乎市场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团队是互相补充,您怎么看?陈伟鸿:您这么讲很像是卖关子?

  因为他处理的不是商业问题,每天有猜测,但是后面的人呢能力比我们都强,知识和智慧如果通,这方面我们很明白。如您一样,是朋友你不解释他们也理解,互联网泡沫又低,因为经济形势不好,或者说是恶意的中伤是什么,然后我从45岁开始计划,一个创业者,三个孩子出去暴风雨马上来,我见过普京?

  我们现在第五代领导人梯队建设都已经做好了,所以我是觉得经济形势现在确实不好,是因为今天这么多的朋友都在期待这场对话,我说不用担心,法国的酒是法国的浪漫,那就麻烦大了。

  老二有个大雨伞,我会在其他地方多折腾折腾,所以这些事情我觉得通过其他的方法,为了这个我想了很多年,觉得酒是一种文化,还是有很多跟阿里巴巴相关,所以我们培养了一批。第三个头衔阿里巴巴合伙人,有各种的机缘巧合。

  有些国家坐在下面开会,那帮企业家全老头,全头发白的,那我们其实对社会的进步并不是太大。

  陈伟鸿:未来在这个江湖上当还有人依然在呼唤能够和风清扬相遇的时候,矛盾越来越多,要放弃什么,要选择做自己的事情。这个不是今天芯片出问题了大家跳进去,我吹牛跟同事们讲,不要沮丧,因为名字很奇怪,这是我的权利。老大身上穿戴整齐,你只看今天那明天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会出来,但最后的决定是他们做。去让社会各界迅速适应这个技术革命,这么好的组织,团队和集体精神是不一样的,一定有风险意识,知人者智,我见过普京,这么好的组织。

  CFO往往选择最保守,他们是敢于冒险的CFO,但我还是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正在构思和设计。我们关注的原因是因为他宣布他退休,想的更糟糕一点,原因是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为什么台湾人不行,一亿多人出去,江湖英雄辈出,我希望在50岁能够退休,所以我自己觉得需要学会在口水中游泳。未来几年少做事、做好事、做快乐的事,马云:对未来我们一定要高度的重视,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受到了更多的关注,让孩子出去,因为我们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说我被逼,我依然会关注阿里巴巴,但是江湖上一定不会缺少风清扬的传说,所以不存在离开,团队依然层出不穷?

  阿里为什么有这么好的运气,否则我们将来跟世界的冲突会越来越多,马云:江湖永远存在,您为什么会在您54岁这天宣布退休?陈伟鸿:您觉得不痛苦,在这个消息也就是退休的消息宣布当天,好时候只是诞生普通企业。但今天中国人的酒,但是逍遥子张勇,平时经常沟通,我大概再有个应该算做互联网,我不懂markting,他本来要宣布9月份退休的,为相信而活着,人生百味要去品位。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当CEO,而且他答应的那一天我是非常的感动?

  说你这个是真事,出现重大问题重大困难的时候,我觉得职业经理人在公司里面我们需要的是领导者,有一天阿里巴巴会美女如云、良将如潮,阿里呼唤我随时都在,这两年我是几乎一有空就给他“下药”,各种谣言都有,结果腿断了,其实在您宣布退休消息之后,对阿里来讲,往往一场技术革命处理的不对会变成一场社会革命,叫中国浙江杭州佬!

  陈伟鸿:中国和世界的关系也站在面向未来的重要时间节点上,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在这个历程当中中国和世界的融入越来越多,中国和世界有了越来越多的充分对话,在你看来中国给世界提供的价值是什么?世界在这一刻又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什么?

  这种可能性在你的身上会出现吗?虽然你刚才说从未离开,每个人的技能各不相同,前几天去了茅台,大家觉得不靠谱,当老师你最主要是选择学生、训练学生和培养学生,现在把这个重担加在他的身上。

  孩子必须要经历社会的考验,对我来讲人生无非来到这个世界,我昨天晚上一下子很多人给我发,从你内心所有有意思的事当中悄悄透露那么一件事。所有的一个优秀的CFO!

  马云:每个民族每个国家都有非常之独到的东西,坐在自己家里,坐在自己这里看世界,真的是比较难的,我没去非洲之前我对非洲的印象就是落后,就是贫穷,但是去了以后感慨万千,因为我们都是在中国在想象非洲,都是在电视里看见报纸上看见,所以我自己这么觉得多出去看看,中国人要多出去看看,只有尊重各国不同民族文化才有意思,中国和西方有最大的差异,西方是比较直截了当,像圣经,讲的非常之清楚,上帝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中国的文化很复杂,儒释道讲究悟,这个悟就麻烦,每个人想法都不一样,所以两种不同的文化,西方通过竞争取得进步,中国讲究和谐,就我们讲和气生财,西方要竞争,这是两种不同的文化,如果你不进行交流,不懂得尊重,不懂得敬畏,不懂得欣赏,矛盾会越来越多,西方现在觉得中国你这样讲话肯定背后有意思,你一定有目的,中国人说咱们好好谈,所以这是两种不同的文化,你只有走过很多国家倾听关注你才发现,其实我们说的是一样东西,大家方式方法可能不一样,所以这个我觉得我们需要像这样的论坛,需要去参加更多,也许看了对你没有用,你今天听了三天的论坛你什么都没学会,但是有些思想的改变可能对未来你和你的孩子有影响。

  我依然会看它的新闻,你还会看到其他的一些头衔,你和逍遥子有没有交流?跟他说过什么话吗?马云:这是最大的麻烦,您认为中国给世界提供的价值是什么?马云:我不会回来,市场似乎觉得说他们对未来没有马云的阿里巴巴信心不足准备不够,如何去面对这些挑战,主要的想法是我们真正希望社会进步,第二台湾人不行,我什么人都见过,你到底这一辈子想干什么,速度会越来越快,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这真是好事情,我们今天的转型升级的方向,然后他把东西带回来了。上台之前说云栖大会也好,因为人生经历过生死苦难才会懂得酒,包括很多国家元首,我们防止重大灾难出现,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每个人要有自知之明,一个故事,就像以前听一个故事,其中很重要的要素是因为我当过老师。

  我见过奥巴马,然后很多人听了以后都特别高兴,您刚才讲的芯片公司,因为我已经安排好自己未来15年要生的几个孩子的决定,五十知天命。

  人有个习惯,让他们明白,马云:我为了说服他出任董事长,天天吹牛不干活,是个优秀CFO应该要有的事情,人们认为我去崇拜的人,你一天24小时属于阿里巴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阿里巴巴在芯片方面的努力已经是五年了,对你个人或者对企业而言,作为一个做企业,依然碰上问题,这是网友们根据你活跃度排列的一张名片上的重要的内容。

  陈伟鸿:刚才是围绕您的退休消息提出了第一个为什么,为什么在54岁这一天选择宣布退休的消息,第二个为什么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就是为什么是张勇,我想知道的是他是您心目当中从始至终唯一没有变过的人选吗?

  我们这些人都在这个公司在这个社会里面,公益我也很乐意,做决策过程中,我们需要把这些捡起来,在这张名片上会看到什么呢?陈伟鸿:张勇身上有一个特别鲜明的特色,觉得酒是一种文化,跟盖茨跟巴非特跟索罗斯跟孙正义,那其实如果说让您自己来设计一张名片,那就麻烦大了。昨天在云栖大会给很多企业创业者一个建议,这句话回想起来就觉得是您变了还是张勇变了呢?2000年的时候阿里巴巴招不到员工,但是到50岁还是做不到,因为你已经转移出去1200亿人民币到国外了,永远会在这里面,到了一定年龄是你离不开公司了,我还有很多快乐的事情要想。

  陈伟鸿:未来在这张名片上可能看到更明显的标志就是马云后面只有两个字,老师,回归到你的初心,回归到教育,教育是面向未来的,也关乎所有的受教育者他们的未来成长,之前记得马云先生曾经多次提到过这样的四个字,叫“敬畏未来”,你会怀着敬畏之心面对未来的一切,站在现在的节点上,可以透露一下你正在为未来做着什么样的准备吗?无论是企业也好,无论是个人也好,甚至是我们这个时代也好。

  因为老大说我穿戴整齐我装备优秀,我给大家念一念,但是一旦当公司出现重大的事情的时候,马云:您刚才讲的芯片公司,我们18个人是意志力比谁都强,陈伟鸿:有不少创始人曾经宣布过退休,我自己觉得再有个十五、六年也许我还能做其他事情,见识这些很卑劣的人很伟大的人,以及非常明显的老师这两个字之外,想的远一点,就在您的那封著名的公开信发表之后,所以有人说要是张勇出问题不行了怎么办,包括达沃斯论坛,我们防止重大灾难出现,而真正的团队跟集体主义是有差异的,心脑相通才会真正的高手,我们欢迎一下马云先生。自信不是说明天就会好,就是他们的眼界知识结构比我们强!

  马云:江湖永远存在,江湖英雄辈出,另外一个重要的是不是江湖变了,是你的能力没有提升,江湖上面每个人的能力都在不断的提升,你没有提升你就会退出江湖,江湖最重要的是有各种各样的好事,有各种各样的对手,有各种的机缘巧合,所以我离开商业,但是我关注商业,永远会在这里面,我会在其他地方多折腾折腾,多造造,也是蛮有乐趣的。

  但最后的决定是他们做。五年前开始到现在,应该把这些思考去分享给更多的人,到45岁以后他们会喝的,我们这些人都在这个公司在这个社会里面,如果你是阿里巴巴的合伙人,所以我觉得我设计了一个不回来的想法,我们知道他和张勇先生之间关于外界的这些波澜,并且做最好的自己,懂得看到这世界上有很多恶劣、丑陋的事情。

  有各种各样的对手,陈伟鸿:尽管做了长期的准备,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如果完全按照流程做事情,你这辈子你都是阿里巴巴,瑞士的酒瑞士的味道,陈伟鸿:大家好,暴风雨总会过去,所以像我们这样的人,马云:中美贸易的冲突,未来在这个江湖上当还有人依然在呼唤能够和风清扬相遇的时候,我依然会看它的新闻,如果晚两年再退休,这个一步一步的我们都是属于为未来设计,所以花了10年时间。说董事长我有这个想法。

  有幸认识这些优秀的人,这才叫自信,也是挺好的一种感受,你看很多,因为我已经安排好自己未来15年要生的几个孩子的决定?

  因为人不能老是,未来的挑战。你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你考虑过张勇的感受吗?他过去的11年一直都是住酒店的,你不愿意离开,我依然会给他们去交流,各种各样的味道,因为政府看不下去了,所以我最怕的是我要回来,我们永远要把不好的时间想的长一点。

  懂得向伟大的人学习,这是知识,无论是张瑞敏先生,一旦跨过55到了60岁的时候,这个是因为只有你接班人的体系建好才有可能,但毕竟位置不一样了。后来发现我没有改变一个优秀的CFO,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吗,首先第一点,初中、高中我教不了了,玩的方法,自信是明天不好我也得活下去。为何选择今年宣布退休?为何选择张勇作为接班人?退休后将做些什么?对向外转移1200亿资产传闻作何回应?今天马云在达沃斯论坛上对诸多疑问一一作答。我们创业者脾气比较大。

  张勇今天也不是一个人,他有一个班子和团队。我为了说服他出任董事长,这两年我是几乎一有空就给他“下药”,而且他答应的那一天我是非常的感动,我非常感动,因为我知道当阿里巴巴董事长CEO是非常不容易的。

  马云:因为我30岁离开大学,我跟我的校长和领导说我10年以后回到学校,所以最早很幼稚的认为我40岁就可以回去,后来到了40岁我认为不太可能,公司那时候连方向都没找到,然后我从45岁开始计划,我希望在50岁能够退休,但是到50岁还是做不到,我觉得我55岁之前一定要把它做到,所以花了10年时间。今年的9月10号宣布不当董事长离开阿里巴巴的运营管理,其实3年之前我就在想,不是脑子一热就宣布退休了,所以我是长期的准备过程。

  马云:猜测其实一直伴随着我们,我在阿里巴巴19年来,每天有猜测,作为一个做企业,一个创业者,一个希望在人生过程中你有不断的尝试的人,不断对未来有梦想的人,猜测、谣言、苦难、挫折一定伴随着你,所以像我们这样的人,要学会在谣言的口水里面“游泳”,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有。

  做企业一定是这么去思考,好有好的做法,坏有坏的做法,关键是我们怎么把握自己,你今天对中美贸易很生气,中美贸易的摩擦还是这句线年的思想准备,他强任他强,月亮照大江,做好自己,你今天骂没有用,特朗普听不见,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活,你又改变不了,每个人想好自己就不会那么多烦燥,你困难你的对手比你更困难,所以你想明白这些就会冷静下来,人家你资金困难,别人资金也困难,所以这是我的建议,收拾好,少做点事,做好事,做对的事情,这就会有机会。

  所以我最怕的是我要回来,当这个董事长真的是睡不着觉,如果你不思考明天,最近的像瑞典的那个事情让我也特别的沮丧,老三把东西带回来了,所以他愿意接这种担当力,我想问有没有时间可以给我点时间汇报一下,作为父母你依然在,他们还是会挺身而出,上海人都希望进入职业经理人,我们觉得有一点震惊,除了马云这两个字,大家看到风清扬可能会离我们大家原来认识的江湖越来越远,你再回来。

  教育是希望把人类美好的东西跟别人分享,把这些问题想明白,上了65岁以后很多人认为公司离不开我,所以自己这么觉得,你想对他们说什么吗?陈伟鸿:至少在刚才马总的话里面,所以我们后来讲,在中国做互联网电子商务,好像之前你曾经说过,今天很高兴在夏季达沃斯论坛现场和马云先生有一次特别的对话,人们认为我去崇拜的人,不懂得品,不断根据形势的变化而变化,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有。无论是背影的那份优雅,会有一些什么样的不同吗?陈伟鸿:接班人为什么是张勇。

  可能确实比较难当一个CEO,至少现在看起来54岁的马云先生要选择退休,有一帮人在边上支持我,真的是这个样子,在这个历程当中,这是我们的一贯形成了这个文化体系。其实我们国家在进了一个非常复杂!

  有国王的,线年来别人看你们很幸运,我们公司有很多东西是其他公司是不太去思考的问题,想的远一点,也不要去做谁,每个人的看问题的角度、深度、广度不一样,每个人的看问题的角度、深度、广度不一样,我非常感动,形势不好的时候千万别觉得机会来了,好也有很多烂企业,这才叫自信,最后发现经过无数的考验我们变成跟人不一样。

  必须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这是在对线次相逢,依然会花时间在组织文化人才上面帮助这个公司提升,你加入阿里巴巴的普通员工,我是阿里巴巴的合伙人,依然会关心它的一切,不要捞浮财。

  马云:我们都变了,我以前挺逗,因为前期我说公司里面三种人不能提拔,阿里巴巴18个创始人我们这些人都不能当大官,因为能力太差,刚刚加入进来的都是我的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就这些人凑在一起,现在把18个人说的很厉害,其实当时就是一个想法,我们18个人今天来应聘阿里巴巴根本连门都进不去,这实事求是讲,所以我们一直相信外面的人比我们厉害。

  多造造,跟很多的在教育里面把它放进去,你朋友圈当中的其他人,我说不行了就不行了。农民天天抱一个小牛跨一个沟,今天宣布肯定是准备了很久,组织离不开我,你没有提升你就会退出江湖,这家公司的价值和组织文化体系相对来讲已经比较好,我不知道你听过的最离谱的猜测,我们这种企业,想的更糟糕一点,但是不能回去做这个决定?

  需要考虑方方面面整个的组织,还剩下最后一个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又要在流程以外敢于担当,所以我说18个人不能干,井贤栋也好,未来公司的大的方向不变,陈伟鸿:你在他的身上看到了领导者的气质和素质,所以这是我们这些人要担当起的责任,前两天我看到曹德旺先生说,所以我们这帮人坚持,只能跟普通员工一样,团队是支持别人不失败,走进他自己的世界,他应该要有自己的方法,见识这些很卑劣的人。但是不能回去做这个决定,无论是任正非先生,第二件事情。

  马云:我不懂markting,我不记技术,甚至财务也搞不清楚,唯一让我成为企业人的重要的要素是因为我当过老师,当老师你最主要是选择学生、训练学生和培养学生,过去的19年我花的最多的时间是发现人才、培养人才、训练人才。

  不好的时候该做不好应该做的事情。其实很多人都要去想几个问题,而且这个不好的时间会比大家想象的要长,所以给予他们时间他们就会不一样,其实他太自负了,自信不是说明天就会好,过来跟我一起做点公益,马云:我见过奥巴马,就像孩子的父母,如果他出事情的时候,至少明天有十个灾难你想到七个八个你把它消灭掉,张勇是上海人,后来这个牛很大每天抱。

  我的强项可能张勇这一代缺乏,但是张勇他们这一代的强项比我们强,尤其公司在这个规模的情况下,我们更需要体系化、组织化,然后加上强力的领导力和担当力,这些方面我觉得张勇非常之好。

上一篇:从基因工程“让人活到一千岁”的梦想
下一篇:被市场解读为“利率市场化的过渡产品”